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长河文艺 >> 正文

濉溪行【散文】

来源:    2015/9/17 10:14:33     作者:悟红楼主     浏览次数:0

     没有到过濉溪,这是第一次。
     车下了高速公路,拐上了去濉溪的国道。在灰蒙蒙的天幕下,满眼的街道和厂矿尽染了北国的沧桑。房屋一律低矮而陈旧,甚至有点寒酸。这似乎与我们(同行者李登求主席、郭全华主席、欧阳冰云女士和我)久见的南国的风光截然不同。我们感叹着都有点失落。甚至在这种情绪影响下跑错了路,好容易到了大会的地点——老来饭店,才知道我们迟到了。省作协领导和应邀来参加讨论会的作家们都出去采风了。好在濉溪作家梁作成还在等我们,待我们安顿好,他便热情地表示带我们去濉溪的主要观光地点转一转,或许能赶上采风团。


                                           淮北平原的风光
    出了城,汽车一头扎进了一望无际的平原,(奇怪,这时天转晴了)除了天上的太阳和蓝天白云,一切都被淮北平原收入囊中。近处映入眼帘的是茂密的齐刷刷的玉米和高大挺拔的杨柳树,杨柳树一般是道旁树,它使劲把平原切割成一块块豆腐形;往远处看是一望无际的碧绿的海,最远处与天融为一体,漂浮着缕缕青烟,若有若无.......这就是博大的中原大地啊!与我生活的大别山迥然不同。如果说大别山是灵山秀水,这里就是博大厚实的天空和大地。让人的胸襟骤然开阔。梁作成当起了解说员,据他介绍,这里春秋时期属于宋国,战国时期属于楚国。在这片土地上,秦砖汉瓦,千年城墙,名人故里,古树风情......随处可见,令人发思古幽情。历史上著名的人物有华督、蹇叔、华元、薛广德、桓谭、范迁、徐防、丁宫、刘伶、嵇康、傅友德.....哪一个不是铁骨铮铮响当当的人物?革命战争时期这里有彭雪枫领导的新四军六支队,淮海战役总前委指挥部旧址和淮海战役第二阶段全歼黄维兵团的战场双堆集。听着梁作家的介绍,我不禁对下午的情绪惭愧起来,对着这块中原文化大地我该敬畏和仰慕啊!
    车过白善镇,梁先生说,白善原名百掸。是隋朝炀帝改的,哦,怎么与隋炀帝扯上关系了?我的兴味更浓了,原来谜底是隋唐大运河经过这里。隋炀帝又是个喜欢玩的人,据说隋炀帝当年游历淮海,驻跸柳孜码头(现为濉溪一个村),正与当时的地方官欣赏风光,突然外面喧哗。炀帝惊问何故?车骑将军麦铁杖入禀道,有只野兔窜入,人们呼捉,因此惊驾。炀帝说,野兔也能惊驾,你去抓来,可作一顿美餐。麦铁杖追那兔子到了一间草屋,兔子正躲在名士华秋膝下。于是华秋为兔子求情。麦铁杖只好返回。炀帝问华秋何人?当时濉溪县令(临涣县)上前奏道,华秋是本县白掸镇的大孝子,他事母至孝,三十多岁未娶;母死,因悲痛和思念,一夜白头,筑室在坟旁,终日陪伴母亲。当时炀帝正在标榜以孝治天下,便赐华秋银二千两,表彰他的孝行。并改白掸为百善。
    隋唐大运河居然经过这里,我一点不知道。记得当年闻一多先生随西南联大转移过广西的时候,曾经说,越走越看出自己的无知。以他的学富五车尙有如此感叹,何况我辈呢?读万卷书,还要行万里路,才称得上有见识的学者。
                  
                                            柳孜运河


    久负盛名的柳孜其实是一个村。
    上世纪九十年代,附近的百姓在建筑房屋的过程中经常发现一些唐宋的钱物和陶器之类文物,人们就判断这下面可能藏着古墓什么的。直到有一天,柳孜一个农民在迁移房屋时,从自己家的屋基上挖出了大量的方石,而且越挖越多,深不见底,甚至还挖出汉墓石。于是惊动了当地的文物部门。组织考古专家一发掘,不得了,发现了大运河的遗址。这真是一个极大的发现。因为隋炀帝开凿通济渠的地点和路线一直是历史悬案,历史上通济渠多次淤塞改道,加之黄河经常泛滥,沿线地貌变化极大。因此文献中关于通济渠的走向和流经地点一直众说纷纭。柳孜大运河遗址的发掘,证明了通济渠的确切走向和地点。
    车在一个芳草萋萋的大院里停下,柳孜运河到了。抬头前面是一个柳孜运河遗址博物馆,看得出是新建的。梁先生进去交涉一番,博物馆遂安排了专门的人员解说。这正和我意,因为我是有许多的问题要问的。解说员很年轻,姓方,我就叫他小方。跟着他拐个弯来到考古大棚。有临陕西秦陵的感觉,小方指着南北的石头堆说,就从南堤北堤说起。我不记得运河的宽度,但我看两堤之间的距离,便感到这是个浩大的工程。历史记载,隋炀帝修运河是暴政之一,也是加速他倒台的重要原因。可见当时的工程是多么浩大,对人民造成的痛苦是多么深远。但运河又确实极大促进了经济发展,唉,对历史人物做出客观公正的评价有时真是困难的了。好在我不是历史学家,不用拿这些问题来难为自己,我只是怀着一颗虔诚的心来品味重温历史。南堤上砌着很高的石墙,小方说这段运河是一个水码头,所以砌了很高的石墙供停船用的。我下到河底仔细打量着高高的石墙,它是那么苍凉而古朴,它在砂石下被掩埋了一千多年啊!若不是偶然被发现,还不知要埋到何年何月!我发现石头的形状不一,颜色各异。于是问小方,小方笑了,说你看的很仔细呀,看得出他是喜欢我这样认真的游客的.。他说你看呀,我们这里是淮北平原,广大无边,就是缺少石头。建这么大的水码头要多少石头,当时的县令一定伤透了脑筋。所以当时只好在民间收集,人家珍藏的石头都收来了,你看这块是祠堂的石头,那块是汉代的幕石。为这些石头可能发生过数不清的故事呢,是花钱收购?是强行征集?是平均摊派?不得而知。
    柳孜这里隋朝是一个大的集镇,像江南的秦淮河似的。隋炀帝肯定是到过柳孜的,也可能在柳孜设过行宫。据濉溪县政协编辑的《濉溪历史文化辑录》记载,隋炀帝有个美人叫朱贵儿唱过《柳枝词》三章:
            杨柳青青青可怜,一丝一丝拖寒烟,和须桃李描春色,金风语露入管弦。
            杨柳青青青欲迷,几枝长锁几枝底低,不知萦织春多少,黄莺到秋不住啼。
            杨柳青青娇欲花,画眉终是小宫娃,九重上有春如海,君到柳孜好为家。

    这时候天阴沉下来,天际飞过一群白鹭。我不禁赞叹起来,小方却有些伤感。他说,这里隋唐时是那么繁荣,可惜到宋代就不行,由于黄河泥沙冲击,河床淤塞,南宋已经不能通航了,柳孜只好剩下残花败柳,风流云散。一个热闹的水上集镇现在只有荒丘几堆。我说你不是考古学家,你成了一个悼古的文人了。他说我不是考古学家,我是博物馆一名普通工作人员,但有谁到这里看见这一切,不发思古之幽情呢?你看前面土坑里的唐代沉船,隋唐的系船石和那些銹死的铁缆绳,你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停留在那里,只好凭空想象了。
    就这样在柳孜运河考古大棚里仔仔细细转了一圈,很过瘾。眼下濉溪县政府非常重视这一重大考古发现,也看到了难得的商机,据说正在招商开发,但愿能原滋原味地开发出来,让历史的灵光重现,让后人真实地看到隋唐时期的运河风光和那时期的文明。
                       
                                          临涣的古意
    没有到临涣,不知道临涣的古老。
    离县城西南35公里处,就是叫做临涣的古镇。有着4000年历史,夏商时期就是一个颇具规模的集镇,西周时期一度是宿男国的国都。春秋战国时期一直是一座重要的城池,史称铚城。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全国,置铚城为铚县,这样以县级镇走过750年。公元528年南朝将它升格为郡,因它面临涣水,遂改名临涣。后又长期设县,公元1265年南宋改临涣县设临阳乡,自此以乡镇身份又走过750年。
    来到临涣,便能体会古代中原大地的政治、文化、经济和军事,以及中国的沧桑巨变。中国历史以南宋为分界线,之前中原是经济中心,之后南方超过中原成为繁华富庶之地,临涣恰好代表了这个历史变化。由于时间紧,我们只看了几个有代表性的地方。著名的临涣古城墙只在车上一闪而过,感觉是一些土堆,但它是春秋战国的城墙,其古老在全国也是排得上号的了。
    接下来梁作成作家便带我们去喝茶,走过一段明清风格的街道,看上去,并不起眼,也是普通的厅堂。只见门口绿旗上书“铚城怡心茶楼”,厅堂四壁点缀着字画,简约而富生气。看那字写的是“居高能下可济危,为贵不骄可使平”,是隶书,画是国画,内容也是山水之类。正看的当间,老板娘来了,茶具也来了,很熟练地很艺术地给我们斟上茶,然后又上了几样瓜子点心,便出去了。屋里一时很静。很温馨的感觉来了。梁作成说,这是一天最闲的时候,早市和夜市都是繁忙无比。不懂临涣历史的人,觉得这一切都是极平常的。我一开始也是如此,待喝了一口茶,便觉得这茶极好喝,跟我们喝的绿茶口感大不一样。我便问这是什么茶。老梁说,这茶叫棒棒茶。好奇怪,桌上有未泡的茶叶,说是茶叶,其实真是茶叶棒。同行的欧阳冰云说,这茶叶只在这里好喝,带回家就不好喝了。老梁说,确实如此,这茶要本地的回龙水泡,才好喝。我问什么是回龙水,他说就是本地的泉水,流到浍河,一股返流到城墙根,所以叫回龙。含有多种矿物质。临涣老街,唐朝时就有茶摊,宋朝出现茶楼,繁荣时出现过茶楼街,茶楼在这里没有断过,所以临涣茶楼具有千年历史,底蕴是深厚的。你看那茶客的悠闲,茶楼的陈设,茶老板娘的自信和底气,都传递着这地方的文化底蕴,不可小觑。
    濉溪文联王明文主席那边在催吃晚饭了,可我还是舍不得离去。老梁问城东有蹇叔幕,去看不?蹇叔是秦穆公时秦相,为秦国的强大做出过贡献。但不知道是安徽濉溪人,立即想去看看。梁作家也不熟悉路线,沿路问人,但本地的居民也不知道蹇叔是何许人。眼看天要黑了,才在一户人家院墙角找到一块政府树立的文物保护牌“蹇叔墓”,但找不到蹇叔墓地,问行人都摇头,好不容易找到一位大伯知道蹇叔的,指给我们看,说是墓在一堆秸秆下面,秸秆如山,腐化变质,一时也难弄走,我们只好作罢。望着蹇叔墓的牌子,顿时有黄鹤一去不复返之感。



                                                                           9月9日晚于太湖
 
 
 
 
 
 
 
 
 
 

热门资讯

+更多

资讯排行

+更多
那些年,我们捡过的三九菇
生活在农村,可能没有城市的便利,没有城市的繁华,但那一份闲适和超然远是城市生活无法比拟的,单单是那漫山遍野大自然馈赠的野味就让人垂涎欲滴。     秋天…[详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项目分析  保护隐私权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用户体验计划  版权声明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2500sz.co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太湖家园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太湖家园网 版权所有

太湖家园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005560456 举报邮箱:thhome@163.com

网站备案:皖ICP备05003506号  

皖公网安备 34082502000003号

  • 关注微信 获取最新资讯!